杂记

还记得原来记了好几年的那些日记本,后来还翻看过几次,前几个月翻看过最后一次后就再也不想看了,于是继续锁在抽屉里,就想日记中写的似的埋在心底。

呵呵,无意中想到这些,若干年前的事了,不值再提。只是思想比较活跃的时候还是希望能把自己想的记录下来。记得高二是我思想活跃的顶峰吧,如果看到了那个时期自己再各个地方甚至语文作文上留下的文字,真的让人惊叹,有一篇MSN上的文章直接被我改个题目就当语文作文交了(那篇应该也收录在这个博里,不过不提了,也许是幼稚的文字,但不失道理)。唉……怎么一下又想起这些了。

回到现在吧,真得感谢章遥师兄了,让我在几个夜班都多睡了好久,嘿嘿。不过最近不知道是生物钟紊乱,内分泌失调还是咋了,经常是不困也不饿,上课很少睡觉。也许就是脑残了,参加了残奥。嗯,差不多,从残奥开始一天标准的四顿饭,六小时一吃,于是顿顿不饿,也习惯了上12休24小时的轮班制,一天白班一天夜班,神魂颠倒,到是也不知道困了。记得原来上课总是困困困然后就不行了趴下睡觉,醒来后就下课了,现在上课也有时候困,但竟然就能挺过去,貌似经常困过劲了就不困了……不知道是吉是凶……

下午一直在上自习,没记错的话就是本学期第一次,不容易啊,开学第一周就去自习……不过发现现在的课一节没听就跟不上啊,何况结构化学两节没上了……不懂啊……真的不懂,看课件就是看不懂,也没书……神啊……谁来辅导我下……明天还有三门新课上不了,不过如果下周设计实验还不做的话,我下周还基本耽误不了什么重要的课……万幸……

晚上的教育学上我找到了一年前这个时候上中外高等教育比较时候的感觉,教育学院高教所的老师讲课就是不一样,不过说实话我认为还是谷贤林老师的课要比今天的林杰还要好。不过知足了,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课了,很满足,很痛快吧。两门教育课在帮助我看清高等教育的实质的同时也又推动我想去换个专业,觉得自己也许适合学文,至少我适合一些自由开放的教学理念,遇到好的导师我的思维就会放开,就会想很多,就会冒出很多闪光,而在化学学院,从来没有这种感觉,总是很压抑。或者觉得自己的社交跟有些距离的人更合的来,身边的人给我更多的是压抑。不知道怎么搞的,在化院,我总感觉很无助,觉得处处不对头,各种人各种事只会把我弄的很烦躁。最不喜欢烦躁,不踏实,心里有事就不顺趟,有时会慌,物质所错,或者干脆不作为,任凭事情的恶化。也不喜欢争,宁愿承让。但是跟学校里的感觉就很好,有需要会找到很多很多人帮我,会有很多很多合的来的朋友。很可惜,化院,我也有朋友,只是太少……

呵呵,又胡扯了一些吧,就像今天的林杰。有些事也许是种种巧合凑到了一起,有些事却好像是必然要发生,也许是我想的太多,到是很憧憬民国时期的中国大学校园。或许上上自习,谈谈恋爱,能遇到几个博学又如意的教授,有几个比较铁的兄弟姐妹,安静安静的过大学生活是我的梦想吧。嘿,算了,这应该是幻想,呵呵。

如果在一个地方待不住,就要勇敢的离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