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SIFE

06年11月加入的SIFE,依稀还记得面试的时候孙铭扬师兄问我的那个慈善超市的问题把其他师兄师姐们逗的狂笑,而只有我莫名其妙,当然更要感谢赵大鹏师兄把我推荐给王煦,不仅仅加入到SIFE,更遇到王煦这么好的师兄。

刚进SIFE时,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新生,只知道SIFE是学生会的遗产,只觉得师兄师姐都好像师大的隐士高人,只觉得这个团体与校会有天壤之别,于是喜欢上这里,喜欢迎接一个又一个的挑战。当时的SIFE完全就是几个退休的校会部长、主席在做,完全刚起家的样子,大家满腔热情却又是在摸索中前进,于是很多事情好像只有领导层知道,做STAFF的貌似就是在接到任务就干活吧。到了春天招新,清楚记得全慧珉来到我们的展位前咨询,然后就这么就加入SIFE了,一个略懂汉语的韩国美女留学生,当时所有人都在惊讶与吃惊,呵呵,还有后来她成为我们的专职摄影,跟着我们走过比赛,留下许许多多的美好回忆。

07年的总决赛,喜欢做没做过的事情的我毅然决定去上海观摩比赛,呵呵,只是观摩,全自费,当时完全不知道比赛是怎样的,北京赛区的时候只是核心在做,STAFF知道的太少了。去上海后,大开眼界,全国各地牛人众多,一天的全英语活动效果比我一年的听力都好,也是这次比赛后才深入的了解了SIFE,只是这次比赛核心演讲的时候太紧张了,但毕竟这是第一次进全国赛,知足。

07年9月,人事变动剧烈,全体核心除王越全部退出SIFE,有的出国,有的工作,有的上研了,越姐做leader后,核心及其难产,我带着自己对比赛的憧憬,接了王煦的班,只是技术组只进不出,对我来说staff时候的活还得自己干,好在王煦帮忙做了些PS,陈慧莹也做了些海报展板,总算挺了过来,在此感谢二位了。后来全慧珉回国了,王煦还担负起摄影的任务,呵呵,大四的就是闲。

07-08,我们依然有很多问题,我们项目的思路依旧过于守旧,不点名的因为某人的不作为和后来的退出导致媒体组的工作几乎为0,周游姐留下的“遗产”可能没有人再接了。同时公关的效率也不行,资金到后期极度紧张,老本吃完了也没了新的。当然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比赛,作为比赛队员又一次来到上海,熟悉的地方却由观摩变成了比赛,初赛时候出现后越姐哭的一塌糊涂,而这时候林宇翔已经接了leader,一切都是为了比赛,可是我觉得我们初赛出线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这只是平了去年的成绩。越姐压力太大了,她觉得这是上一届留下来的组织,绝对不能到我们这届就毁了。然而复赛,以及最后进入决赛的四只队伍三只上海,北方赛区乃至西南、东北、香港等赛区全线落败,公不公平谁也说不清。

那段时间,很快乐,很矛盾,也不爽,心里总有事。真的好累好累,心累,觉得自己跟了SIFE将近两年,由staff做到core member,去了两年的上海(这时候除了越姐和王煦只有我去了两年上海),真的再也做不下去了。该得到的都得到了,该获得的都学到了,灵感也用光了,时间花尽了,尽管我对它还有很深的感情,但我不想因为它再耗费自己的青春。SIFE给了我很多,也为SIFE付出很多,时间、学业、亲情甚至爱情。于是,真的要退了,带着不舍,我会继续关注SIFE的成长,但我的SIFE已经成为过去。感谢SIFE,感谢SIFE使我认识到的所有兄弟姐妹,永远记住你们,永远是朋友。

有时候会觉得这两年,在SIFE的生活是最快乐的,跟SIFE的人在一起是最开心最有动力的,真的离开,空荡荡的,早已厌烦了各级学生会各级班团组织的迂腐、臃肿、无能、黑暗,也许大三,我会回到自己的小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