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向平静

这几天还不错,也不用为正课担心,好好的做我的题就是了,不用去多想,眼前利益是最重要的。累了时候就听听音乐看看杂志,到也无忧无虑。不过最近很少听音乐,好像把音乐遗忘了。也许是我现在不需要用音乐去疗伤(音乐这个作用对我来说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更多的是喜欢持续听一种风格的音乐去为自己的大脑制造一个不变的环境,剔除耳边的噪杂。)

很喜欢站在窗前远望,觉得理想与远望触手可及,有目标就有动力。生活与学习一样。不过站在床前的时候就不会这么多想了,倒头就睡,醒来就是天亮。

到是很想亲近高三,喜欢把自己弄到一个疯狂运转的状态,只有这个时候的我心里是最平静的,不会有什么忧伤,我想信自己会是个工作狂。我可以扎入自己喜欢的东西而不管不顾,我在投入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想。高速运转中的我和平常的我完全不一样,估计周围的人对我也有这种感觉吧。只是有时候很难让自己高速起来,总觉得动力不总。其实很多时候我需要的只是精神上的支持。

以前总有天真的幻想,现在更实际些了吧,许多事情是自己不可能完成的。快成人了,应该为自己的未来实际的好好想一想。至少有一个努力的方向

很多人长大了,很多人变老了,我变了,周围的人也都变样了。我后悔童年没有好好玩耍,如今的家已经四周被工地包围,街心花园再也不见了,只剩下我每天往返学校、家两个大工地间的失望。回想起童年快乐的时光,虽然没有乡村的鱼塘,但在护城河边长大的我往事依旧在心中激荡。很想再去陪姥爷钓次鱼,去花园里学自行车,去苏联大使馆前捉迷藏……可是蚯蚓已经深深地钻入地下了,花园与大使馆前架起了立交桥,护城河里已经没水了,新的码头就要建起了,家边的火车道早已经被拆掉了,我再不能午夜起来看火车了,只剩下摆在那里纪念用的孤零零火车头与孤零零的我的心。

仿佛旧日生活都结束了,新的生活还没到来,也许现在真的什么都无法去想。平静的麻木的……

呵呵,经常回忆起以前的事,也许就是昨天的,也许就是几分种前的,常常会觉得自己把事情办的很糗,但愿自己能长一些经验吧。希望自己办的事情能再漂亮些,很多时候对自己很不满意的。不过也有很满意的时候,我会大叫perfact!

回到现在,一件想不明白的事就是为什么我们班男生只有我学化学坚持到底,要知道去年俩一等奖都是男生啊!想当初去化学奥校的男生也很多啊。真是常老师不好么?那为什么有些人能学好。现在这个傅老师就好啦??我想信现在一定有好多人后悔当初不应该跟常老师对着干,现在换来个这么个老师。反正我学好了,换这么个老师我也不怕,我是对她十分不满,化学老师的标准应该是吴、严、曹三位先生,她差远了去了。

今天是仅有的休息一天了吧,我马上要进入疯狂了,希望那几个都能脱产,大家一起做题还能互相帮助吧,人多点,热闹点。

一会要去补牙,明儿别肿着腮帮子去学校我就烧高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