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感悟

伟大祖国**岁生日快乐!

黄金周,又出来跑了,不过这次是回沈阳看爷爷奶奶。最近几个7天长假好像我都不在家老实呆着,去年春节回沈阳后去了长白山,十一去了甘肃,今年春节回沈阳,北陵看了看雪,这个十一,回沈阳老老实实呆了几天,不过去铁西看了场比赛。我好像总喜欢在路上。。。

说到路上,这个十一长假真心不太平,天天看新闻,有台风,有九寨沟炸了沟,有帝都雾霾,有高速堵车,明天就要再次上路回帝都,真心不想回去,堵死,要不就是呼吸空气都要死。出来走走看看世界,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逃离北上广。我生在那里长在那里,却再次想远离那里。有那么多美好的地方,不经历过就太可惜了。

每次来沈阳奶奶都好像又老了些,而爷爷已经住院一年多。每次回来也就能想起来许多以前的事。沈阳不是我长大的地方,却是中国除了北京我去过最多次的城市。小时候记得奶奶还能去钓鱼,每次都很期待奶奶带会很多鱼来。爷爷在我印象里是个老专家的样子,跟我说话都是用很学术的语气教育我。爷爷不常说话,即使儿女都回来,爷爷好像也喜欢在书房看书,或者看报纸电视的新闻。这导致我的记忆里关于爷爷的事情真的不多。而现在的爷爷已经躺在病房里许久了。上次回来看的时候还能认出来人,看我的那个眼神让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激动。而这次回来,爷爷几乎没睁开过眼睛,甚至奶奶在旁边呼叫也没有任何的反应。我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那个调皮的我,爷爷却已经老了。我特希望知道在爷爷的潜意识里现在在想什么,我也特希望爷爷能给大家讲讲他的故事,可也许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吧。

爷爷奶奶是南方人,祖籍应该是无锡吧(真心不确定,家里南方的亲戚我一个都不认识甚至没听过),抗美援朝的时候爷爷奶奶作为医务工作者的大后方来到东北并且扎下根来。爷爷是神经外科专家(是这个科么。。我不懂。。),奶奶是护士长,我只知道在部队里享受很好的待遇(军级吧),小时候每次来沈阳,在军区总医院的大院里都有一种自豪感,尽管总院盖了新楼,总院却是我对沈阳最深刻的记忆。前两年干休所盖了新房子,奶奶家就搬到了总院外面,尽管离总院也不远,房子也大了许多,但还是离开了大院生活。新楼很高,但还好有电梯,总比以前爬五楼好,但奶奶也老了,不能常出去走走了。奶奶在东北呆了这么多年,却还保持了很多南方的生活习惯,说话也没有一点东北的海栗子味儿。每次来奶奶家,奶奶并不是那样爱絮叨的人,但却有着对一家老小所有人无微不至的关心。也许我不像姐姐那样从小在奶奶家长大,每次我来奶奶都惯着我听我的,我想干啥就干啥,我想吃什么都会让家人给我买,直到现在我喜欢晚睡晚起奶奶也会等着我吃早饭。原本奶奶身体很好,后来被查出胃病做了手术后身体就大不如前,加上后来摔过一跤腿脚也不灵便了。但奶奶给我的感觉总是很坚强的,现在每天看看报看看电视,逢年过节盼到各地的儿女回家,而平时家里只有保姆在,好像是有那么的孤单。却因为一句“我奶奶家在沈阳”,才有了常回家看看。

十一回来,沈阳再次变化了许多。沈阳的房地产泡沫也在膨胀着。记得奶奶新家装修好的时候,我特喜欢那个大落地窗前的阳光,与奶奶一起坐在那里,十分的安详。而现在窗前却拔地而起一栋70层的高楼,导致这里下午两点以后就没有了阳光。而自从沈阳通了地铁,地铁沿线经济就被拉动了起来,周边高楼大厦不停地盖着,这次回来发现文化路立交旁的气象局大楼竟然也被拆了而要盖沈阳的嘉里中心,对面的家乐福也在外立面装修,真不知道哪天是不是要把对角的展览馆拆了。建设起来的是机械厂站地铁站,却已经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沈阳。小时候喜欢的康乐宫早已经被拆了不知多少年,也许奶奶家在沈阳地理位置非常好吧,但隐约对房地产的不安在沈阳同样存在着。

昨天去铁西体育场看了场比赛,也实现了我第一次远征的愿望。铁西区在沈阳原来是很偏僻的地方,而现在却通了地铁盖了大商厦。北京国安VS辽宁宏运,1:1的结果对我来说也许并不重要,我只是来感受下气氛吧。远征的队伍很庞大,但客队票100块钱也很坑爹的,好在我是拿40块钱的普通票混进客队看台的。只能说,国安这边远征队伍组织的并不是很好,本来人就不多还组织无序,凭空就降低助威的声势,只记得全国球迷学会了用京骂对付国安。挺可悲的,好在工体已经有更多球迷用歌声代替京骂了吧。不过作为一种文化,北京的工体还是不愧全国第一的。

就要离开沈阳,就要重新返回工作岗位为了四季度和更多的任务去奋斗。每次出来都感想现在的工作除了挣钱还能为了什么,大城市、帝都就是个庞大的围城。

BTW,高中要好的哥们跟姐们就这么完成求婚了,全班人带去了祝福,另不断有娶妻生子的消息。呃,与当时的感触相比已经平静了许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我一直在路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