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天堂

姥姥受了这么多年罪,还是走了。
第一次生离死别离自己这么近,两个世界永远的分别,害怕那种与生俱来的恐惧。人是渺小的,在那一刻,无法抗争后的哭泣。
虽然家里都有心理准备,姥姥走的还是很突然,甚至走的时候没有任何亲人在身边。上一次去医院看姥姥的时候她还能看电视的戏曲台,后来总是下班很晚周末很累,于是竟然分隔两世了。也许我是在躲避,就像我躲避死亡,甚至最后遗体告别的时候我都不敢走到近前再仔细看看。也许我不相信有死亡,我希望永远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姥姥。
记忆中竟然这是我第一次去八宝山,我到现在也不愿意相信,那么大的人最后就变成小盒里的骨灰。黄宗洛和陈强也在同一天在八宝山,于是欣慰姥姥的事选的应该是个好日子。姥姥很要面子的,我觉得在天堂,她应该满足了。可是,哪里是天堂。
周末去看的墓地,竟又好像是第一次去家族相关的墓地。完全不懂,但总是会想,10年后还在那里,100年后呢?1000年后呢?上万年后呢?甚至想活个一万年后看看那时候这些都是什么样子了。姥姥姥爷都希望海葬,惊讶他们这么与时俱进的思想,但家里人都不同意,不去想万年后的事,至少以后的一二十年,总要有个祭奠的地方。
总之生活还要继续,只是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姥姥,我没哭,不是因为我没人情味,而是也许,我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事实,我希望把记忆中的姥姥定格阳光下。我恨那些个骨灰伞,我更愿意幻想姥姥在天堂。
哪里天堂?
20120702174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