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

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贱骨头,说不想见她不想理她,她上不了网来找我,告她化学楼不能上,拒走后开始联系田老师,然后又转到孙老师,打电话发短信N久,解决问题,华为设备的BUG问题。好几天不能上,却不知道今天这算不算解决问题的动力,一直想不起来白天给老师打电话,却在今天晚上去打扰老师……也许是我贱吧。
建新说她很内疚很对不起我过意不去,却不知道这些是不是我希望的。觉得自己好像动摇了,不知道她能跟盛中尧多久,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无论我是否在恨她,我明白,自己依然爱她,也许只是爱中包含了恨吧,很难说的感觉。上午还对自己说从此路人甲路人乙,却不可能有决心做路人,只要我还爱她。
建新说,可以做好朋友,介于普通和恋人之间,却不就是我高中就想要的知己。却不知道,不是恋人,还能否是知己了?至少我之前,从没做到过。
但至少给我段时间吧。如果她不跟盛中尧了,我觉得再做朋友做知己做恋人都可以,但现在,感觉自己再做什么都是去犯贱。说过不打扰她,就不要去打扰。这两个人,我现在只想躲开他们。也许我很自私,但我不希望不想看到她和他成为一对……对不起……
静一段时间,希望在iBT之前,不要再出现什么刺激我的事情。但我也会像静秋儿说的,给彼此一个台阶,也许我还在幻想,我还有机会,因为爱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