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溃疗法?

接着得瑟
北京人大团结性质的历史性聚会,大三15个出现了14个,大一7个全勤,只是大二,只来3个。不过,不好意思某些同志您太腼腆太放不开了我还是不认识您,对不住您下回多说几句话成不……
刷夜,其实就是自己很无聊于是凑凑热闹?大一七个竟然全勤,大三四个,然后,刷夜唱歌……题外话:同一首歌太烂了,太贵了,服务太差了,再也不去了。
唱歌的种种就不说了,只是遗憾回来了才想起来郑智化,觉得自己的声音就适合他和老狼吧。这届大一小孩要比大二活分些,还都挺好的,我挺喜欢的,挺能玩的。不过嗯,为啥非要我唱她们才唱……对不住四个小妹妹了,别难为我了……
也就是出去的时候心情会好些。重新回来面对现实,依旧很差。
觉得自己压力很大很大太大了。真的感觉就是在给自己崩溃疗法,感觉自己什么都不行什么都不是,差的地方很多要补的地方很多各方对我期望很高我自己前两年又很不争气。我的大三,真不知道要怎么个活法。突然一下,没有人说知心话了,没有人支持我鼓励我,也没有人需要我牵挂需要我时刻想着照顾着。空虚,甚至真空,生活没有了。,却只能憋着,不知道会憋出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有一肚子的话,有满脑袋的想法,却全都用不上了使不了了,这种感觉……唉……
每天的感觉都是站在崩溃的边缘,就好像在考验自己的极限,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撑不住,这种生活又什么时候是个头。崩溃,难道这就是崩溃疗法。
下午看了看神七,那时刚挂了爸的电话心情更差,突然就想哭了,一个人宿舍不知道在想什么,也许是为神七的光荣,也许是为自己的悲哀吧。也许……我应该释放一下,却依然冰冻着泪腺,冰冻着身体。有些性格是改不了的,我明白了。
那么继续,崩溃疗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