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奥-最后一天

一切都即将结束了,到了要说分别的时刻。

梦开始于2001年的7月13日,那是属于北京的一天,那是激动人心振奋人心的一天,那是我梦开始的地方。

梦同样始于2001年的第21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在北京,我了解了志愿者的神圣。

2007年,开始我的圆梦。从报名,到培训,再到测试赛,我激动的发现已经离自己的梦不远了,一切是那么美好的。

2008年,圣火在北京点燃,两个奥运同样精彩。而我,终于圆梦,尽管这可能也是付出最大代价的梦。

7月21日,第一次培训,清晰的印在记忆中,拿到我的奥运证件,开始我的梦想之旅。到今天,9月20日,过去了整整两个月,还沉浸在梦中,也许一切都在梦里。

两个月,我参加了两个奥运,服务在两个完全不同的业务口,我想这种中途转行的志愿者一定不会很多,而这更使我终身难忘,本着重在参与的精神,我觉得我又是幸运的,我有机会参与了许多许多。

SPS,观众服务的简称,包含但不限于运行支持、验证、座席服务、观众引导、检票、安检协查、信息亭、婴儿车与轮椅寄存处、员工行政等诸多小组,也是整个奥运期间人数最为庞大的业务口。真的很有幸能乐在其中,很高兴成为SPS-OSC-YTN2的一员,在抬头就能看见奥运圣火的地方,感觉自己在守护着生活的尊严,一切变的那么有使命感。

TRS,交通的简称,包含但不限于T1/T2、T3、TM、抵离、媒体、运动员、NOC等车队以及各运行支持团队和其它服务团队,同样是一个庞大的业务口。自己的证件上写着交通场站合乘车交通服务助理,具体的工作是在残奥会T3车队团队办公室做调度助理负责调度岗,调派T3车队预订服务下的总部饭店车队、奥体中心车队、奥林匹克公园车队、大车车队等所有车队。这里的故事就不多说了,之前文章里也有写到过。

感觉在SPS,是纯体力活,在TRS,是纯脑力活。呵呵,我觉得我幸运的参与了好多……

两个月的时间,如果用在准备T、G的考试上,也许是非常宝贵的;两个月的时间,我还可以为了其他去干很多。但我要说对不起,这是一个属于我的七年的梦想,还没有其他事情比我这个梦想更强更坚定,我也坚信这是属于自己的一辈子的财富,正如周彻老师所说,等一年两年后回过来想这段时间的事情,不会再计较什么激励物资的寒酸,而更多的是一种财富,真的锻炼的是自己。也许是我过于自私为了我的梦想而抛开了很多,但我无法阻止自己为了梦想而付出很多代价。

很遗憾,这两个月,我为了梦想,可能会损失了我的GPA、G/T考试成绩。而这两个月,我为我的自私更丢掉了来之不易的爱情。很难把一切藏在心里,于是说出来算是解脱。我以为爱情是一辈子的事,我认为这是我的七年梦想,我以为可以先圆了梦想再去照顾爱情。但我错了,在我圆满梦想之前,爱情就破裂了,它没有坚持到我圆梦。我很无措,我只是逼着自己发了疯的似的去圆梦,更加的加倍的去工作,我觉得也许圆了梦后心情会海阔天空。然而梦结束了,我呢?我不知道自己会怎样了,也许是空虚,也许是失落。只是又逼自己去为了GPA、G、T考试去努力,却总觉得会不会这一切是自己在骗自己。真的就海阔天空了么?不知道,我不知道。

我没想到是这样,我不想相信是这样,我觉得自己在好些方面可以做的很成功,自己可以无私去奉献,可以努力的做好自己喜欢做的一切。但是,处不好的依然是身边的这点事,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又觉得自己很没用。

也许是习惯了伤痕,也许是习惯了阴差阳错,也许是机会总被我错过,现在的我比这之前平静了许多,老了,于是没有力气去与现实拼争了。本来就想残奥之后安心的过段大学生活,尽管这许许多多改变了我的很多,但也真的无力去改变现实了,甚至无力去痛,无力去欢笑,无力去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情。不管怎样,安心的过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只能去相信缘,有缘的一切,总有一天会变好的,如果无缘,一切又有何用?

不知道这些算不算我的奥运残奥总结,却都是我的想法。但是我想说,我并没有耗尽自己的爱,各种爱。不是没有爱,只是缺少爱。

结束了一切,紧绷的弦松了,虚脱了一样瘫倒在地,毁了昨天丢掉今天期待明天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