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FE

等着喝药,发点牢骚。

今年开始做BNUSIFE的core member,于是貌似准备不足的接过一个摊子,还好,学生工作就剩这一个了。师兄昨天去的美国去观摩,梦想啊,明天我要是能以team member的身份去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就好了。期待,最低目标也是返回上海吧,尽管今年我是以观摩身份去的……

于是很忙,策划,开会,焦头烂额。技术这边人太少了,没人帮忙啊,一团糟,对自己也不满意。于是空余时间终于不空了,总有事可以做,实在闲的时候就去想项目。项目啊,唉,越姐也快被逼疯了,还有我们的1000美元项目,晕,一年要做三个了。同时对张航同志深表无奈,突发奇想太多了吧,真弄来点什么KPMG,HSBC的赞助也行啊。17号宣讲会,崩溃,KPMG还要来人,天,不知道又会怎样,压力化成动力吧。

从中秋之前一直心情就不太好,然后最近好像就没怎么和人联系,中秋收到些短信什么的,貌似没怎么回复,对不住各位了,就当我对着圆月为你们许愿了吧。反正一直不痛快,然后还生病,烦,无聊的日子。十一到是挺安静的,手机就没响过。给张楠发短信根本不回我,我的技术人才啊,大一的孩子就这么狂啊,北京的爷,咱不好惹。唉,想人才爷快想疯了,会PS的都来找我吧……

十一就这么过了?大二还是蛮充实的,寒假想去趟香港,春节过了继续新东方吧,给我学习英语的动力……交钱了啊……真TM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