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杯

你曾说我的心像玻璃杯
单纯得透明如水
就算盛满了心碎
也能轻易洒掉装着无所谓
我用手握住一只玻璃杯
心痛得无言以对
就算再洒脱笑的再美
心碎了要用什么来赔
你一只小小的玻璃杯
盛不下太多泪水
多一点爱就多一点疲惫
洒掉一些给自己放飞
那轻轻巧巧的玻璃杯
总是太容易破碎
盛下了泪水就盛不下妩媚
究竟谁湮灭了谁
谁又能体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