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伤

快要走了,到了今天,才真正意识到大学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在家里收拾东西,一切都是那么熟悉的,然而今后的四年,在家的生活要远远少于学校吧。也许那时候家就成了我的旅站了。谁知道呢,憧憬着我的大学生活。

这几天点点着接收着高中同学从外地发来的信息,仿佛大家已经是五湖四海的了。然而在北京的就不算离家了么?也不过就是城市与城市的不同吧,都是离开了原来生活状态的人了,家真正变成了我们心灵的港湾,它只是安抚我们在经过惊涛骇浪后柔弱的心的,而志向远大的我们总会不畏艰难出海远航的。18岁生日时,我们就此从家启航,谁又知道多少年后的生日才会在家呢?

离开了许多人,许多人离开了,就此挥手,离别而伤。也许不是为谁而伤,伤在这情景吧,走过了过去的路,要开始新的征程了。

倔强的我总是出口伤人,然而十八岁的我也体会到了妈妈的不容易。尽管不喜欢妈妈整日的抱怨与唠叨,但是也不断的感受到了妈妈和更多人对我的关心。离开时,总有很多人不放心我的。现在也觉得这真好,总比没人关心我好。

一直都不急,我开学晚,而到现在的时候,发现时间已经需要用小时倒计时了。做了顿在家吃到的最后一顿泡面,热腾腾的,JAY的新歌《菊花台》在耳边回响,伤从菊花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